研学 | 不一样的秋游
浏览次数: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05
 

盼望着盼望着

在朦胧的秋风细雨中

长郡中学国际部秋季研学

在长沙世界之窗拉开帷幕

学生笔下的秋游

勇 敢

        “咔哒”,跳楼机上,身前保护措施的锁舌已滑入锁扣。一声脆响,拳头骤然握紧,掌心指尖微凉。机器轻震了一下,尔后缓缓上开。一路以来,不论过山车还是飞椅都压抑着,不曾紧绷过的神经随着渐升的高度一点一点收紧,眼前是熟悉的眩晕感,似一阵一阵潮水般袭来。索性闭上眼,在愈来愈急促的心跳与呼吸声里,慢慢地想起以前那个恐高懦弱的自己。

       自升高中以来,我一直渴望改变自己。长大了,要成为勇敢的人。第一次秋游,正是检验这两个月成果的良机。踏进游乐园,抬眼便是这两座矗立于山顶的跳楼机。那是的我暗暗想着:“好,那便是我最终的考验了。”

机器又上升了一段,看看便要抵达顶端。此时,园中万物尽收眼底。远处风卷过山间的草木与云雾,树叶波纹一样荡漾开来。近处,是亮色调的游乐设施。大摆锤晃过来,上面的人们伸直了腿,双臂挥舞着,嘴大张着,像在尖叫。过山车凭空画了个弧线慢慢减速进站,飞椅旋转着升高,有人伸开一臂,衣袖鼓动着,像一只张满的翼。蹦极的高台上,跳下一个叉开四肢的人,他变得越来越小,越来越小.....远处的风吹过来,吹进我的耳朵,   尘嚣尽褪,满心便只剩飒飒的回响。机器于园中最高处停顿片刻——我的心出奇的静——猛然一震。下落,下落。失重感几乎吞没了我。所有的景色都化为流光,我于一片混沌的光影中没头没脑地想:“啊,我终于不再是那个坐摩天轮到顶端不敢睁眼的小孩子了。”

彭海心

照片里的秋游

       周三的早上,我坐在房间的窗台旁,看着学校后门口停着的几辆大巴,心中有无奈与不甘。这是我读书这么多年以来,第一次没能参加学校的秋游。非但没能参加秋游,居然还要去医院看病,莫非今天的活动是“秋季人民医院一日游”吗?

       去医院的路上,我翻看着手机,看到QQ上同学上传的几张照片中都有一个熟悉的布朗熊的玩具,我有些忍俊不禁……那是秋游前一天其他几个同学要求我带给她们的,说是由这个布朗熊玩偶代替我参加秋游。看着动态里我的名字被几次@到,我是又好气又好笑,看来这次的秋游也没有那么糟糕,至少我还可以在照片里和他们一起秋游,我心中畅然。

       医院里人山人海,我坐在心血管门诊的候诊区排队等待叫号,身旁几乎全是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,我一个人似乎与周身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。我不应该待在这儿的,我也应该去秋游,我心中似乎有个声音在抱怨。怅然中,手机QQ消息提示音响起了,我低头看着,是远在世界之窗的同学发来了一张张照片,而几乎每一张照片里都有着那个代表我的布朗熊。我看着照片里的布朗熊被不同的人拿着,跟其他所有人一起照集体照,坐在火车的车间里,坐在VR的游戏椅上。那一瞬,我坐在充满消毒水气味的冰冷的医院里,心里却莫名的蔓延着丝丝的喜悦与感动,我虽无法与同窗一同并进,但这场照片里的秋游,也算是不留遗憾了。

欧阳尹乐


秋游随感

       长沙不大,我基本上走遍了。世界之窗,我看着它慢慢建的越来越好,一点点改进,变化。我一直在成长,身边的人来来往往,这一片不大的欢乐场,也在熟悉中,夹着一点陌生了。

       我又路过了那一处小小的游乐场,那落了灰的滑梯,就那么立在那里,空空荡荡,来来往往的人似乎看不见它似的,任它独自站一旁。恍然间,我似乎可以看见秋千上,曾经的自己和那些现在很久没见的同学一起打打闹闹。而今天,我只是匆匆路过而已了。

       那时候,我们甚至会停下来,惊叹水雾在阳光下折射出的彩虹,向往未来长大的生活,排队无聊时,会用饼干屑喂鱼塘里的小鱼……即使最小的细节,在我们眼里都是美好的,单纯的。

       我还是那个我,我身边的很多东西确潜移默化地改变了。正如这公园里翻新的草皮,精致的装潢,崭新的过山车,就像搭积木一样越来越高,脱离了舒适圈,也就高处不胜寒了,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样,做一个很会梦想的孩子了,那些童年中的人和事,偏执和棱角,总有一天也要收好了。

       日子过得那么快,这周围渐渐熟悉的人一股脑地跑进了我的生活,挤走了曾经那些自认为最重要的人,毕竟生活总是未知,不给我再念旧的余地,提着我的领口让我向前看。不断的更新、更新、再更新,仿佛那些旧的事物,本该留在昨天。

       可其实我不想太快,我不想那么快的和他们断了联系,不想那么快的变成为生活所迫的大人,我想依然无忧无虑的唱歌,提笔为画,张口成歌,我不想变得,不像我了。

刘烨子








文字 | 彭海心 欧阳尹乐 刘烨子

指导老师 | 熊妍

图片 | 熊妍 刘良珍 贺娟

编辑 | 校园记者站